回复留言



贵客: 钱鹏 (公众) 9:41pm 24/07/2005
电邮: hanfei8210@126.com

      轻轻的我走了,  
     正如我轻轻的来;  
    我轻轻的招手,  
     作别西天的云彩。  

  那河畔的金柳  
    是夕阳中的新娘  
    波光里的艳影,  
     在我的心头荡漾。  

   软泥上的青荇,  
    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;  
    在康河的柔波里,  
    我甘心做一条水草  

    那树荫下的一潭,  
     不是清泉,是天上虹  
    揉碎在浮藻间,  
    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。  
    寻梦?撑一支长篙,  
    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,  
    满载一船星辉,  
    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  
    但我不能放歌,  
    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;  
    夏虫也为我沉默,  
    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!  
    悄悄的我走了,  
     正如我悄悄的来;  
    我挥一挥衣袖,  
     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
回复也将送到:hanfei8210@126.com

笔名:     有注册的名字需要给密码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是daisy, 不必笔名, 只要输入密码
颜色:
电邮:
回复: 留言编码:←非会员请在格子中输入这四个号码